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五十元初次

五十元初次 小时我和家人住在木屋区,一场大火后,便被迁徙到这屋村,恶梦从此开始,我的爸妈十分嗜赌,家裏经常聚集着很多街坊在赌博,小学时我每次放学回家后,便要躲在那唯一狭小而布满杂物的房间内做功课和温习,房外不断传来麻雀声,臭烟味,粗话,间中爸妈还要我帮那些赌博中的街坊出外买一些烟酒回来,什至..

强暴女总裁

强暴女总裁 巴黎市区,小哈裏所住的医院内。  入夜时分,医院的走廊裏静悄悄的,偶尔有一两名护士推着车子走过,大多数医护人员已经下班。  林若溪与斯特恩兄妹在吃完一顿正宗的法国大餐后,又买了一些水果、零食,再度来到医院裏看望身体还处于恢複期的哈裏。  林若溪此时坐在小哈裏的netg头边,表情有..

消失的两周

消失的两周 「我叫比利,FBI探员,关于你经曆的车祸,我想和你谈谈。」眼前这个魁梧健硕的中年白人男子不苟言笑的说道。  车祸!又是车祸!我怎麽一点也不记得了!?「呃……好的,但是……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什麽忙,我完全不记得了。」我的头依旧很昏沈。  「没关系,你记得什麽就谈什麽,不会耽误你太长时..